随意的遂伊

微博@随意的遂伊
么么哒。

不给糖就捣蛋

西几

红小豆李建勋的拟人
(¦3[▓▓]

ヾ(:3ノシヾ)ノ
画什么画?!
画什么画!垃圾就不要画画!

【夏邱夏無差】鬧分手的話。

文字部分偶爾會出現簡體繁體交互的情況都是我的錯。。。我一時間忘記了簡體繁體的交換。。。懶得弄了大家也都看得懂對不對……跪。
夏邱屬於越界,ooc屬於我。
請原諒我的不自量力。

鬧分手的話。

应该是发生在夏雨豪大三邱子轩大四的时候。
邱子轩是双学历,又是学霸,老师对他印象很好,应该会给他保研名额,夏雨豪在高中排球联赛上发挥出色,被职业球队看中,现在已经是球队中的王牌了。
总得来说一切欣欣向荣,这两个人也早就住到了一起。
结果有一天,邱子轩拎着包出现在了2年多没住过的宿舍里。
舍友都惊呆了,大家都知道这个学霸有个小男朋友,早就和他们这群母胎solo有了质的区别,结果现在邱子轩要搬回来住?
贺承恩属于他们宿舍的幻之第五人,在邱子轩身边打转,啧啧称奇。
“别吵。”邱子轩皱眉。
“哎,我算是开了眼了,模范情侣也会吵架厚。”贺承恩面部表情夸张。
邱子轩大致翻了一个白眼,他一直不怎么会翻,夏雨豪一直用这个嘲笑他,“滚啦。”
贺承恩并没有滚并且坐到了邱子轩身边,实力扮演最佳损友:“哎,怎么回事怎么回事,来来让你的好朋友快乐。。。哦不分担一下你的忧愁。”

其实也没有怎么样,只不过是邱子轩的导师希望他直接出国硕博连读。
说实在,邱子轩并没有想到自己上了大学后居然朝着学霸这条路越走越深,可能是把打排球的精力更多的给了学习,虽然他依旧是排球队的经理,但成绩还是挺突出的。
但是夏雨豪听说了以后就受不了了,他现在已经是职业球员,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跟着邱子轩出国。
邱子轩本人没有要出国的打算,但是夏雨豪却觉得那是更好的未来,又舍不得远距离恋爱,两个人为此发生了激烈的冲突。
邱子軒看的出來夏雨豪的不捨,然後還昧著良心嘴上說理解,氣的都笑了出來:“你真的很不適合這個人設。”
夏雨豪張張嘴,無奈:“可是,機會就這麼一次,我不想你後悔。”
邱子軒站起來,交往4年來頭一次氣的感覺肺都要炸了,但是畢竟他是邱子軒,只是默默地拿了一套換洗的衣服:“暫時分開一段時間吧。”

夏雨豪想,这次邱子轩是真的很生气,但夏雨豪也很生气,他感到委屈。
夏雨豪想看到邱子轩闪闪发亮的样子,以前邱子轩的梦想是排球,所以他打排球的时候闪着光和希望,现在邱子轩不能打排球很久了。有一次夏雨豪在半夜两点看到邱子轩趴在电脑前写论文的时候,他感觉他又看到了邱子轩那闪亮的光与梦想。
夏雨豪不想成为继腿伤之后第二个阻止邱子轩触摸梦想的绊脚石,他在雨夜里惊醒,只担心邱子轩的腿伤。

邱子轩的床是贺承恩给他铺的,他的腿还是不能长时间的弯曲和跪坐,在雨夜里疼痛会像蚂蚁一样侵蚀邱子轩的意志,平常夏雨豪都会立马跳起来给他拿热水袋来敷,不断给他拉伸和按摩。
可在这个雨夜里什么都没有,邱子轩独自一个人悄悄从寝室里出来,4月的台北并不算很冷,不过雨水会让人的体感温度降低,湿度也随之升高,出门对邱子轩来说不是什么好事,但他不能待在寝室里。
这样的疼痛一直伴随他,甚至因为年龄的增加而愈发钝痛,不知道等到他七老八十还能不能用这条腿正常行走,总之他现在憋不住的想哭,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…
因为他提出跟夏狗狗分手。

他努力念书,认真学习提交论文,都是想更好的支持夏雨豪去打排球,系统的科学的,用邱子轩力能所及的方式保护这个承担着两个人梦想的孩子。
可夏雨豪说“我不想你后悔。”
提分手的时候夏雨豪是张什么样的脸呢,邱子轩想不起来,明明只过去了几个小时,感觉却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,漫长到邱子轩能回想起很多年前夏雨豪和他在排球馆里的那个吻,和夏雨豪回答他的“随传随到。”

雨夜真的很漫长,邱子轩想,他以前从没觉得漫长,现在每一个雨滴都像打在他的腿上,打在他的心里。
于是他蜷缩在楼道里,最终眼泪没有掉下来。

因為夏雨豪頭上滴著雨,從樓道里的陽台翻進來,站在了他面前。
邱子軒驚呆了,就看著夏雨豪跑上台階,跑進他,一把把他從台階上拉起來,然後把他推進寢室,又出去打了熱水回來。
室友早在邱子軒出門時就醒來,三個頭要伸不伸的在上鋪探頭探腦,等夏雨豪打了熱水回來三個人就跟功成名就了一樣躺了回去。
夏雨豪給他把毛巾敷上,蹲在黑暗裡給他捏腿。
邱子軒透過朦朧的城市光污染盯著夏雨豪的髮旋,他有很多的話想問,比如你怎麼連傘都不打,感冒了怎麼辦?比如你怎麼過來的,騎車麼?比如你怎麼會過來?
但邱子軒一句話也沒有問出來,他們兩個就這一句話沒有說,夏雨豪在他腿部肌肉放鬆下來後,把他推上床,然後自己也脫了衣服,躺在他的身邊。

於是從這個晚上開始,邱子軒和夏雨豪不再說一句話。
聽起來跟小學生似的,但事實上他們兩個就是不再交流,即使兩個一起吃飯,一塊上下課,連邱子軒都住回了他們兩個的出租房。
就是不說話。

一星期後。
賀承恩抓著薯條看著坐在對面的沉默二人組,一副指點江山的派頭:“我真是搞不懂你們兩個在想什麼哎!”
小小則是抱著頭哭喊她會被讀者寄刀片的。
“之前我跟小小鬧分手你們是怎麼勸的頭頭是道的啊?到自己身上就行不通了?”賀承恩說。
邱子軒没有說話,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鏡,看向夏雨豪,夏雨豪也沒有接話,自顧自的吃著薯條,夏雨豪生氣起來像炸毛的犬類,回歸他狼的本質,看什麼人都吊著眼睛。
賀承恩收穫了今天的第五次冷場,總共他也就說了五句話。
其他時候背景音都是小小的哀嚎,她開始連載夏狗狗和他的主人的特殊小本已經快3年了,大部分都是真實取材,現在突然正主鬧分手,對她來說不過晴天霹靂。
“只要你們兩個能復合一切都是會被原諒的!努力啊軒~~~~”小小在自己的哀嚎聲裡撲向賀承恩並狂搖。

邱子軒覺這個事情兩個人各自有各自的堅持,如果他不同意留學夏宇豪就會一直這樣拒絕交流,但他如果同意留學…邱子軒本人並不想去留學。
出國的機會很多,何必急於一時?更何況到時候可以一起出國,可以互相商量,可以照顧彼此,還可以看夏雨豪打球。

到頭來還是邱子軒先開口,他一直是比較成熟的那一個,他說:“我出國了,去哪找人按摩?”
夏雨豪當時正在練習發球,他加訓的時候邱子軒都會在,防止他用力過猛發生訓練拉傷一類的不測。
隔著半個排球場的距離,夏雨豪的手臂揮空,拋出的球吧嗒砸在地板上,接著吧嗒吧嗒的聲音接連響起,最終回顧寧靜。
夏雨豪微微聳肩,沉默,然後從牙縫裡擠出來:“你可以找別人…”
邱子軒也是沉默了一會,說:“邱子軒只有夏雨豪一個。”
“我可以等你,等你一年。”他又說。
“可機會…”
邱子軒把手上的筆一扔,張開手:“不信我?”

於是夏雨豪又回歸他奶狗的本質,兩步跑到邱子軒身邊,抱住他,鼻涕眼淚全蹭在邱子軒身上:“你不許去找別人!”
“你剛自己說的讓我去找別人。”
夏雨豪親邱子軒的耳垂:“…我不想拖累你,這樣好的機會…”
“我的夢想裡,排球,你,和我妹一個都不能少。” 邱子軒笑。
“……”夏雨豪在邱子軒的懷抱裡失語:“你個…死妹控!!!!”




“我會帶著邱子軒和我媽去舊金山的!!!”
“……媽寶,練球。”
“哦…”

—END—


。。。昨天忘记发LOFTER了。尴尬,祝我老卢和筍汁六一快乐• ・*・:≡( ε:)

。(*꒦ິ⌓꒦ີ)画了以后再看觉得自己真是废物。
但是还是忍不住发出来。即使画不出来他们亿万分之一的可爱。
嗯画的很差真的抱歉orz

夏邱无差,一个小剧场。脑洞【经理的就算为了我大招】

发生在经理上大学而夏狗狗还在痛苦的高三的小剧场。

夏雨豪感觉到了力不从心,他文化课基础太弱了,他趴在桌子上无比丧气的:我是不是白痴啊。念书好难啊。。。。

邱子轩叹了口气:继续。

夏雨豪抱着排球在桌子上滚来滚去。

他这样的行为让上了大学的邱子轩有些头疼:你这样,可考不到我们大学来哦。

夏雨豪还是很抗拒,大概是有点破罐破摔的意味在里面,他说:我不想念了啦。

于是气氛就冷了一下来,夏雨豪看见邱子轩起身,他的这个角度看不清经理被眼镜镜片挡住的眼镜,但直觉告诉他经理生气了。

夏雨豪一下就怂了,他伸手去扯邱子轩的裤子,裤子是邱子轩的私服,夏雨豪已经习惯了每次的手感都不一样的感觉了。

邱子轩并没有坐下来,他走开了两步去拿书包,这让夏忠犬更加不安:我。。。我不是那个意思啦,我是说我现在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一会再念。。。

邱子轩背对着他:雨豪,我知道你着急。我也着急。我。。。。我不想再忍受一周只能见一次面的异地了。

接着夏雨豪看见邱子轩转过头看向他,说:你就算为了我,忍耐一下。

于是夏狗狗又一次完败在邱学长的攻击下,斗志昂扬的又开始继续念书。

嗯,可喜可贺可喜可贺。